🍒✟사랑의 병원에 놀러오세요✟🍒

脑袋里都是嗡嗡声,它拉着星星在我眼前转圈,世界突然变得很吵。

      æˆ‘没有叫人,而是盘腿坐在地上仰头看着她,和平时一样。好像这样她就能活过来,再回到我身边,温柔的抚上我的头。我不停的告诉自己,她的灵魂已经离开了,要是想我的话会再回来的。
      æœ€åŽ...应该是相信了吧。
      è¡£æœé¦–饰是要陪葬的,家具也会被焚烧。我扶着厚重的屏风摇摇晃晃站起来,想着有没有什么可以带走,她以后要是...要是真的想我了还可以顺着找过来。
      æˆ‘最先想到的就是她的香炉,那个让房间里终日覆着层烟雾的香炉,很漂亮,也很冰冷。还有她的首饰盒。它被收在床上的一堆软枕中。她应该早就准备好了,灰扑扑的盒子里不只有首饰,还有一瓶种子和一封信。
      ç§å­æ˜¯é™¢å­é‡Œé‚£äº›èŠ±çš„,装了一小罐,发着淡香。我把信展开,上面只写了几句告别的话,和一些叮嘱,让我不要去焚烧那些花。我突然觉得鼻子有些泛酸,为什么温柔的爱我又要永远离我而去?和父亲一样一开始就放弃我不好吗?然而再也没办法得到答案了。
      æˆ‘把香炉和首饰盒拢在怀中,最后再环顾一次房间,想把它记在心里,而后拉开门走出去,和侍者说她死了。
      é™¢å­é‡Œçš„花开得很好,淡黄色小小的,我摘了一朵放在手里揉碎,手掌变得粘腻,却依然没什么味道。我知道它只有在焚烧时才会冒出香味,冒出缥缈的烟。摸不着,却真实存在着,就像她的灵魂。我甚至觉得再次推开屋子的门就能看到她,看到她沉浸在睡梦中的脸。

回廊曲折,绿树掩映。

      æˆ‘走得很快,长长的衣摆像流水在地上掠过,上面的佩环宝石碰撞在一起,叮当作响。她总是喜欢这样的衣服,是她家乡的样式,华丽又繁复。
      é˜³å…‰å·²ç»æ¸æ¸ä»Žäº‘层后面透出来了。我站在她的院子外,看着满院的花和小路尽头的漂亮屋子。这里的建筑和其它地方不一样,他专门给她建的 ã€‚我走到门前,没有得到通传的侍者端着水盆布巾低垂着头,乖顺的站在一边 ã€‚她还没起。
      å¾€å¸¸ä¹Ÿæ˜¯è¿™æ ·ï¼Œå¥¹ä¸çŸ¥é“会睡到什么时候,但今天总给我奇怪的感觉——就像那个糟糕的噩梦。我的预感告诉我,如果就这样离开,会失去什么很重要的东西。所以我推开了门。
      è¿™æ˜¯å¥¹ç»™æˆ‘的特权,我可以直接进来。房间里灯火通明,她无时不在点着灯。可是...她呢?床上没有人。往常满屋缭绕的烟雾不知什么时候散了,反而更不似真实。房间里静得吓人,我只听了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声。心跳得很快,砸得生疼,一抽一抽的。我不敢去想会看到什么。
      æˆ‘关上门,朝着侧边的屏风后走去,她有时会窝在后面的衣服堆里睡觉,那里有很多横梁,是她披挂衣服的地方。
      å¥¹ç¡®å®žåœ¨å±é£ŽåŽé¢ï¼Œä½†å¥¹æ­»äº†ã€‚我一转过来就看见了她悬挂在横梁上,在宝石华服中。和昨晚的梦一样,表情是近乎解脱的安详。
      æˆ‘突然想起她曾对我说的话,“皮囊是灵魂的暂居所。”她的灵魂终是离开了。
      æ˜Žæ˜Žæˆ‘该难过的,眼泪却无法流出来,它似乎和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悄悄消失了,和她的生命一起。在我六岁的这年夏至。

“那已经是好久以前的事了啊...”

      æˆ‘从床上爬起来,天已经有些亮了,但没人会来管我,还可以睡得久一些。“没关系的。”我这样告诉自己,翻个身又躺了下去,但心里始终隐隐觉得有些不安。
      è¿™ä¸ªæ—¶å€™ä¾è€…们早就起来忙碌了,我的院子里还静悄悄的,像是被外界隔开了。平时也都这样,她们不会主动过来,就算是叫过来了,一个个也都趾高气昂的,更别说留人在这候着。理论的话还会被她们讥笑,说我是没人管的小杂种。
      è™½ç„¶å¾ˆä¼¤äººä½†è¿™ç¡®å®žæ˜¯çœŸçš„。我并不被父亲喜爱,在我能自理生活问题之前,母亲还偶尔会遣人过来关照我,直到我会用筷子吃饭了,她的人就再也没来过。
      å¥¹ä¸ä¼šå‡ºæ¥ï¼Œæ‰€ä»¥åªèƒ½æ˜¯æˆ‘去她的房间。我总想和她呆在一起,因为我非常的喜欢她。我现在也非常的想见她,也许是因为刚才那个让我惊醒的噩梦,也许是因为现在莫名其妙的心悸。

天开始变冷了
20170427&20170702

[随笔/20170825]


      世界是灰白色的。
      记忆中宽阔的天台,翻飞的窗帘和换洗的床单,还有什么藏匿于其中?
      从多久以前就呆在这里了?怕是连自己都记不清了。日复一日的走过相同的路程,游离于各个病房之间。
      笔…乐谱…落下的花…流逝的时间…
      回忆像是掉帧的老动画,模糊的色调扩散开来。
      一号房的小姐在扎辫子。
      二号房的老妇人在削苹果。
      三号房的男生还在手术室里。
      四号房并没有人,但却挂上了“已入住”的牌子。
      ......
      把整栋病院都巡查过后,我和平时一样上天台吹风。换洗床单的皂角味扩散在空气中,令人安心。然后我看到了他。
      那阵风刮的很大,我感觉不只是床单,我自己也快要被掀起来。层层叠叠的纯白布料被尽数吹起,隔着这些床单我依稀看到了什么。
      一个人,立在栏杆旁边。
      暖橘色的头发在风中轻轻飞舞,后面的短辫像狮子的尾巴尖。他穿着常服,就在那静静的站着。
      他在看什么?
      我以为是闲逛上来的家属,直到后来我看见他把双手放在栏杆上,并把自己的身体给撑起来,向前倾倒。
      如果是刚开始我可能还会出声阻止他甚至是跑过去抱住他,但是现在我却屹立在原地,因为我知道这些都是徒劳无功。我既没办法碰到他他也没办法看见我。
      只需要看着就好了。
      他突然转过头,像是对世间还有着什么留念。他的眼睛可真漂亮,是浓郁的森林的颜色,又像是枚上好的绿宝石。
      “不来阻止我吗?”
      他说话了,看向我这边。
      我四下环顾着,天台除了他并没有别人。他是在对我说话吗?
      “说的就是你,小鬼。到处看什么呢。”
      他看的到我。
      “呃...”
      我不知道该怎么接他的话,我已经很久没有和别人交谈了。那人似乎并不打算听我说,又开始自顾的絮絮叨叨起来。
      他的语气和言辞突然变得越来越激烈,像是在同另一个人争吵。我好像有点明白了他为何会被送来这里。
      我没有再说话,他看起来也不像是需要我发言的样子。不久之后他被上来收床单的护工们架走,在那扇通向痛苦的大铁门即将闭合的时候,他突然转头对我比了个口型——
      「 真実は何か?」
      我答不上来。我也不知道他在问什么。也许真的只是随口一问的并没有任何意义的一句话,但我知道有什么被悄悄种下了,很快就会生根发芽。
      没过多久我又去找了他,我到他房间的时候他正坐在窗边,拿着笔在纸上飞速的划着什么。初夏并不热烈的阳光透过树影洒在他身上,意外的美好,仿佛他本该如此身披光华超然世外。我走到他身边,发现他只是在重复画着歪歪斜斜的线条,并不是很整齐的排在一起,直觉却在猜想着——这是不是五线谱?

[随笔/20170810]


他永远不会忘记十五岁那年的夏天,那个令人难以入眠的仲夏夜。夏风无法吹散的闷热,蒸腾的水汽,还有雨后潮湿的泥土味牵扯着神经。
因为和巷子里的小孩打赌,他必须去墓地转一圈。墓地在树林的深处,不同于外面,这里风很大。他过长的衣摆随着风上下翻飞。
墓地中间有个巨大的十字架,年代太久已经忘记当初是为什么建的了,这不重要。十字架下面跪着个人。
嘿这可真有意思,有人在对着墓地里的十字架做祷告。还是在半夜。他走近了想再看清楚些,然后看到了那人细长的尖耳。
哇哦。这只吸血鬼竟然在对着十字架做祷告。
吸血鬼注意到了身后的他,转过头对他笑了一下。月光柔和了吸血鬼过于瘦削的脸,也使吸血鬼看起来更加的苍白和憔悴。
吸血鬼的眼睛很漂亮,是赤红茱萸的颜色,水光潋滟像是藏着一泓清泉。

狗都嫌

© ðŸ’✟사랑의 병원에 놀러오세요✟🍒 | Powered by LOFTER